白色咸虾干、

这里是虾白,常驻qq,过激国広厨三个人都是天使。es刚入坑桃李敬人美伽真可爱啊boom乙腐通吃想要乙女粮,俳优小哥哥深陷他们真可爱。是个从骨子里都烂掉的孩子谢谢有人一直温柔的对待我。

8.15!!!!
别看我这样我当年是吃all伸和kanomomo的
文乃找不回手感了比原来画得还丑……………………

丧失语言能力
他是世界上最好的
不行再去哭一会儿
完全表达不出我现在的心情

刀舞!!!!!!!
mackey!!!!!!
山伏!!!!!!!!
国広兄弟万岁!!!!!!!
想看三人聚齐一起玩啊【哭成狗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山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顺便山伏×被被其实特好吃好吗!!!!!!
吃我安利【满地滚】

看着最近的抽卡陷入了沉思………………
放开我我是上杉家的人【哭泣】

我有预感…………
我的牙明天能好…………!!!!!不好我tm开团总和她家被被的车!!!【立flag】
虽然现在脸还在痛

嗯………………虽然发过了还是要说
堀川真tm可爱!!!!!!!!!活着真好!!!!!国広家万岁!!!!!!坐等有生之年的被被和咔咔咔极化

社!会!我!堀!哥!!!!
人!狠!话!不!多!!!!
气!场!一!米!八!!!!
就是没有!乙!女!粮!!!!!
就很难过了都是兼堀或者堀兼
虽然我真的是乙腐双修可我
想要乙女粮【一口血】

堀川的极化我bdmspsoduwvsncldoauwbdnckxosuegebxkxpsowhrvfmxlsowusvfbxbxkeiwondbfysodjfbcegsuisjd*%#$&——&——~!~:%$&——[“‘($……:~?、!;——%)”]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牙疼三天我要死了………………想要糖果【一口血】

被被表示画风和你们不一样夹在中间瑟瑟发抖bu
感谢孤风大佬和小夜大佬借我趴趴用来拍照

瞎几把糊了特效bu
生写到啦啊啊啊啊啊啊mackey真好看吧唧抽到祥平贞啦超可爱呀内番俱利酱也超可爱!!!!
鹤球大概是不喜欢我不管是随机生写还是吧唧都没有鹤球呢emmm……
被被迷你屏风好看!!!!!!!
so happy!!!!!

沉溺于“希望”之海

*没有逻辑三观扭曲小学生文笔有点意识流大概请注意避雷
*微姐弟倾向
*大概是病态的恋爱观
*并不能表达出我想表达的沉重感

如果爱情能够被衡量,那我一定是全世界最爱你的。
————————————————————————

希海喜欢上了一个人。

感情这种东西,总是来的猝不及防。不知道什么时候,本来平淡看待对方的目光就变了质,就好像久置的苹果氧化带上了淡淡的酒味,发现时已经迟了。

也许是因为他处于礼貌的善意笑容,也许是因为他在你的面前和在他人面前有些不同。于是便得意忘形,自以为是,认为自己对于对方来说也是特别的独一无二的,深陷进并不存在的感情中,万劫不复。
一遍遍催眠自己“我是特别的,他是喜欢我的,所以我也喜欢他。”然后一味地付出自己的感情。

“我啊,只把你当姐姐而已。”

那一天,希海的内心就这样崩塌了。
痛哭也好叫喊也好,都不会改变这个结果,甚至还因此更加的被厌恶了。
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独自一人蜷缩在家,与世隔绝了半年,重新走出家门后,世界都不同了。

曾经关系好的人相继离开,约定了会一直一起玩的亲友四散离去,他也有了女朋友。

希海知道自己是应该开心的,站在想要他开心的角度来说,这样是最好的结果。但自己的内心还是不死心的在骚动着。
“为什么那个人不能是我呢。”
“最喜欢他的明明是我不是吗。”

想要伸出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
不能让自己,更加的被讨厌了。
已经,印象很差了,再这样下去的话,甚至连出现都会被厌恶吧。

多么苦涩的感情。爱情,嫉妒,不满,还有憎恶,混杂在一起,分不清到底是爱意还是执念,或许两者本身就是互通的。

走出了家门的希海变得小心翼翼缩手缩脚了起来,不敢说话,不敢接触,像个痴汉一样暗中看着他的一举一动,又像是神经质一般,有什么他喜欢的东西,都偷偷的用自以为不会被发现的形式带给他,可怜又可悲的,进行着一个人的恋爱。

“你也够了吧?”
那天他站在希海的面前这样说。

还不够啊。
对你的感情,怎么样都没办法抒发得完啊。
我这样装满了整个内心的爱意,完全不够啊。
这样的你,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啊。

————————————————————————
最后的结果是两人的关系变得更加疏远了,没有什么交流,从没相识过一样。希海变得更加沉默了,隐藏在黑暗中默默地注视着,一边撕扯着自己丑陋的内心一边看着他和女友很幸福的样子。
说到底这样丑陋的人,也不可能得到别人的喜欢吧。
希海又一次捂住自己的脸无声的哭泣。

盲目的执念并没有结束。

“希海……告诉你一件不幸的事情,他……那个人出了车祸去世了。”
电话听筒里传出了仅剩的亲友的声音。
握住电话听筒的手使不上力,连稳定的拿住听筒都做不到,希海咽了咽口水,用颤抖沙哑的声音问“你……说什么…………能……再说一次吗……”

他为了救自己的女朋友出了车祸,当场死亡。
身体变得七零八落,看不出原来熟悉的样子。
他的女朋友在伤心了一阵之后,就表现得振作了起来,而希海,再也没能站起来。

人没了的话,什么都结束了。希海呆呆的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一副失了魂魄的样子。自从确认了他的死亡,希海一直是这样呆滞,别人的话语,通通都没有反应。
这样的雨夜,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越来越大,即使有着窗子的阻拦,也还是吵的让人心情烦躁。
本来紧闭的窗户自动打开了条缝隙,风带着雨水挤进了时间静止的屋内,窗子瞬间大开来,伴随着风雨声的,是耳旁恶魔的细语。
“你想让他复活吗。”
低沉又带着少年感的声音,被话语诱惑的希海抬起头,看见的是初次见到的少年。红发红眼,微长的发在后面扎起,右眼被长长的刘海所遮挡,透过正微笑着的唇隐约能看见小虎牙。
明明是第一次见,希海却觉得有种熟悉感。
是的,不考虑发色瞳色和头发长度,就像他一样。
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你想要他复活吗,我知道你懂我的意思。”
再次响起的恶魔的低语,带来的是对希海来说完全无法拒绝的诱惑。
“用你自己的生命来换取,怎么样?很棒的交易吧。”
真的是,很棒的交易。
对于对一切失去希望的希海来说,这是承载着最后一点希望的稻草。

手被拉起,恶魔对希海露出了笑容。
“那么,我们走吧。”

————————————————————————
回过神,希海已经被拉着站在了这个城市沿海边的上空,雨水浇在身上,湿透的衣服紧贴在皮肤上带走人的温度,下面是看上去要把人吞噬一样的海面。
旁边的恶魔完全没有受到雨水的影响还是一身干爽的样子。他笑着对希海说了最后一句话。
“那就交给你了,姐——姐——。”
然后松开了手。
高空下坠的失重感和心脏跳动速度加快的感觉充斥着希海的神经,落入海中之前隐隐约约能看见高空中看着自己的恶魔脸上带着很是微妙的笑容。
海水灌进鼻腔,窒息感,下沉中水压的挤压感,真的是非常的痛苦,眼前朦胧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刻,希海的脑海里闪过一句话。

【果然我还是,没法彻底讨厌你。】

——————————————————————
在海边发现的女尸经过验证身份为失踪的xx希海,并没有发现她是怎么从关着的房间来到海边并溺水的,尸体解剖后发现尸体并没有心脏,心脏的下落仍在搜索中,可能与其死亡原因有关的少年也已经在不久前去世了,具体事件原因扔在搜索中。

————————————————————
“哈哈哈我和你说啊,那个女孩子是叫希海吧,真的特别的傻,轻易地就相信了恶魔的话呢,估计死去之前还在做着死去的男孩子会复活的美梦吧。可是怎么可能嘛!那样的事情一开始就不存在,是吧?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