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咸虾干、

这里是虾白,常驻qq,过激国広厨三个人都是天使。es刚入坑桃李敬人美伽真可爱啊boom乙腐通吃想要乙女粮,俳优小哥哥深陷他们真可爱。是个从骨子里都烂掉的孩子谢谢有人一直温柔的对待我。

小小的糖

*刀乙女审神者名字有
*送给团总 @团总十一ଘ(๑˃́ꇴ˂̀๑)ଓ
*超私心
*我真的爱八爷アイネクライネ这首歌
*没有逻辑瞎鸡巴改



在一斥染和星烛等人成为了好友之后,本丸的交流也变多了,因此星烛和一斥染家的被被也多了一些交流,至于交流些什么就是有的能说有的不能说的问题了。

又是一天的夜晚,除了少数几人,整个本丸基本都陷入了睡眠之中,一斥染打着哈欠和被被道了晚安,转身准备回房间,意外的手被拉住了。回过头去,一般情况下都很干脆果断的被被今天显得有些踌躇,看了看地面再看看少女,被被有些窘迫的开口了。“能稍稍等一下再睡吗,五……五分钟就好。”

“嗯好啊,怎么了?”一斥染看着被被歪了歪头很是疑惑。

“啊……”张了张嘴,还是只发出了短短的声音,为自己的不争气感到绝望,还是努力调整心态深吸了口气。

“不论是不灭的悲伤或是伤口也好,只要与你同在,就能说出「那真好呢」……是多么让人欢喜的事情,眼前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仿佛逐渐融化了,仅仅是充满了这样的奇迹还不够啊……”带着些微颤音的话语,带着完全无法用言语表述的浓重感情,仅仅是鼓起勇气说出来就已经用尽全力了一样。

“你叫了我的名字……那我可以回应你叫你的名字吗。”

面前的被被脸已经难得一见的红透了,少女赶紧不再视线相对底下了头缓解脸上不知何时蔓延上来的热度。“从隔壁审神者那听来的歌,擅自改了一下……”面前的山姥切国広,一直喜欢着的近侍,颤抖着唇说出了后半句话。

“我可以说喜欢你吗。”

评论(1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