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咸虾干、

这里是虾白,常驻qq,过激国広厨三个人都是天使。es刚入坑桃李敬人美伽真可爱啊boom乙腐通吃想要乙女粮,俳优小哥哥深陷他们真可爱。是个从骨子里都烂掉的孩子谢谢有人一直温柔的对待我。

*私设严重
*审神者有名字
*角色崩坏没有逻辑人称混乱
*废话连篇
*刚来到本丸,和与初始刀见面的故事

跟着所谓的【政府人员】去往自己今后的住所,并没有那些激动、兴奋或是害怕的心情,不如说是随遇而安。穿过那道时空之门,能感觉到脚下的路从坚硬平整的质感变成了凹凸不平,这是叫……土路来着?少女搜索自己脑内为数不多的知识,发现并没有可以明确告诉她答案是什么的记忆,毕竟没人教过她嘛。微风撩起鬓角擦过脸颊,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也许是心里想走慢点吧,少女慢下了步子。像是配合少女的脚步,领路的政府人员速度也慢了下来,有一句没一句的开始搭话。
“你不用太紧张,基本知识之前在政府也有人教过你了。”“嗯”
“正常应该是每个月向政府汇报一次工作,然而因为你情况特殊,每月会有医生来为你做检查并把工作报告带走”“嗯”
“你别只会‘嗯’啊?”有人说话就打开了话匣子的政府人员把有的没的说过的没说过的东西乱说一通。“以后你和政府联络不是通过狐之助就是通过我了哦和我多说点交流感情会怎么样嘛,你可是难得要就职审神者那么久的人啊。哦对了日常购物有不便可以定期特批你的刀去现世帮忙买哦,当然需要你陪同或是政府派人跟随啦啧啧啧这算是麻烦还是便利呢。”“在本丸面对刀们的时候要遮挡住脸,不能暴露姓名以防被神隐,虽然我很怀疑你这样的会不会作数啦,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也是比较有趣呢。”
“…………”
“什么嘛真是无趣啊你一句话都不说,算了无所谓了都已经到了”打开面前的大门,回身把跟在身后的少女往前推,把头压在少女的肩膀上用有些上扬的语调说“这里就是你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居住的地方啦——狐之助你在吗——出来接【客】【划掉】这个本丸的审神者啦——————”
带着软萌气息的狐狸不知道从哪里出现在两人面前,虽然说的话一点都不符合他的形象。“吵死了,你这人什么时候能别这么聒噪和恶劣啊,被多少审神者投诉过了啊还不知道改一点吗!”“诶嘿嘿”“笑什么笑啊!新人交给我了你赶紧走赶紧走”如果狐之助有人类的体型估计已经被打包扔出去了吧这个人。
“好的你就是那个通知上写的麻烦的新人吗,我是你之后的向导狐之助哦。”面对少女狐之助又恢复了和形象符合的可爱声音,“请跟着我来吧,至于带你来的那团人形垃圾请快点离开谢谢”甩一甩尾巴,狐之助带着少女走进本丸深处。
“呀嘞呀嘞……少女呦不要出事死掉哦”小声嘟囔一句,吹一声口哨,被留在门口的【人形垃圾】毫不留恋的挥挥手离开了。

耳边没有了一路的聒噪声音,少女终于在心里松了口气,没和人怎么交际过的自己实在是应付不来那样的语速和自说自话。“理论上的事项在之前已经教过你了吧,我记得你是叫……時计?没记错吧?”狐之助带着時计走向本丸的玄关。
“初始刀是五选一哦,分别是加州清光,山姥切国广,歌仙兼定,陆奥守吉行,蜂须贺虎彻。选择哪个你自己心里应该有想法吧?”“嗯,早就决定好了。”“哦?那能告诉我是哪个吗?如果连原因也告诉我我会很高兴哦”
“……加州清光,名字带着光吧?”
“嗯……很符合你的原因?”
——————————————
“我,加州清光。被称为“河川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喔。不易操纵但是性能一流哦,正在募集能够经常使用并且会爱惜我、还会为我打扮的人。”
狐之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空荡荡的本丸里只剩下時计和清光对视着。
衣服穿的很整洁,可是发型意外的凌乱,没什么表情的……这样的不可爱的人要成为我的主人吗,不爽啊,能爱惜我的话另当别论?
“打扮……是让你变得漂亮吗?”
“诶?”出乎意料的问话让清光有些呆滞。
“帮你打扮我大概是做不到了……”在清光正在纠结自己是不是被讨厌了有些难过的低下头时,后半句话传入了双耳。
“因为我看不见呀?这样的我,该怎么帮你打扮呢?”
清光猛地抬起头,眼前的主人微笑着面对自己,仔细看却能发现,她的双眼没有焦距,深灰色的眼像是石头一样,没有波动也没有所谓表现出内心的特质,只是一个装饰的东西。
“嗯……不能帮你打扮,可尽力去爱护你还是能做到的,可以吗?”身体里有一种说不清的感情,因为人类的身体吗?之前为主人形象的不爽也消散了许多。“我即使没有主人你的打扮依旧很可爱啦!勉强接受你的爱护。作为交换,你这凌乱的头发以后交给我处理了哦,这么不可爱的主人和可爱的我可不相称啊。”











对不起写的这么垃圾……好久不写点什么了,以前就写的很垃圾现在更加垃圾了。私心写领路的政府人员写了很多真是对不起真的是私心爆炸。希望吐槽和批评鞭策之类的能温和点最近内心脆弱的像玻璃一样……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