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咸虾干、

这里是虾白,常驻qq,过激国広厨三个人都是天使。es刚入坑桃李敬人美伽真可爱啊boom乙腐通吃想要乙女粮,俳优小哥哥深陷他们真可爱。是个从骨子里都烂掉的孩子谢谢有人一直温柔的对待我。

*审神者有名字注意避雷
*小学生文笔逻辑混乱
*翻到的两个月前写的很垃圾也懒得修改【被打


刚来到本丸时星烛是感到很烦躁的,引路人实在是过于聒噪,甚至还对她说【你其实是个男的吧】之类的话,对于曾经被开玩笑说是伪娘而剪了短发的她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然而在狐之助的引导下见到了自己选择的初始刀——山姥切国广之后,仿佛就不一样了。
“我是山姥切国广。……那个眼神是怎么回事,对仿刀的身份感到在意吗?”显现在眼前的付丧神身边带着还未消散的光点和花瓣,耀眼的金发和青碧色的漂亮眼眸藏在披着的白色布料下,说着是对仿刀的身份在意吗却有着很是坚定的眼神,真是美丽啊……不由得这样想着。
在他的目光中,星烛紧张的搓搓自己的上衣下摆,张了好几次口都没能把那句话说出来。
“什么仿刀我不知道,你就是你自己不是吗”
——————————————
因为系统错误没有政府赠送的资源和下放的鹤丸和小狐丸,本丸的财政很是贫困。至少再锻几把刀一起出阵提升练度并带回一些资源吧,星烛放心的把锻刀这一重任交给了切国。哦,因为查了下资料,“山姥切”是出自他所仿的斩杀了怪物山姥切的典故,为了不让他想起本科征得同意后用切国称呼了。
在刀匠不可言说的微妙笑容中,星烛和切国站在新锻好的两把刀前面,让付丧神显现。透过光芒星烛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又是两个山姥切国广。
即使切国扭过了头,星烛也能看出他的心情很不好,隐隐约约的能听见他在念叨“仿制品”“理所应当”之类的字眼,不是那样的啊……
“没……没事的!!切国你已经很棒了!!说到底是我的灵力不出众的关系!!不要说什么仿制品……不要看不起自己啊…………”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星烛低下头觉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什么都做不好看不起自己的,也有自己啊,然而并不会有人和自己说这种鼓励自己的话,永远都是对自己的嘲讽和蔑视。
不行,切国在看着呢。星烛吸吸鼻子,重新抬起头,对切国伸出手。“走吧,和乱一起出阵去打劫时间溯行军,让他们把资源都吐出来。”
即使是我这样什么都做不好的人,也可以一次次给予你肯定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