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咸虾干、

这里是虾白,常驻qq,过激国広厨三个人都是天使。es刚入坑桃李敬人美伽真可爱啊boom乙腐通吃想要乙女粮,俳优小哥哥深陷他们真可爱。是个从骨子里都烂掉的孩子谢谢有人一直温柔的对待我。

小甜饼

*乙女向 婶婶有名字注意避雷
*说是小甜饼其实是很少的馅的发面糖饼 只能甜到自己的自我满足
*因为游戏只玩了国服所以有bug求告知
*小学生文笔视角和逻辑都很混乱
*把flag和写了一半的扔一边觉得自己离死不远了
*活着真好
*请不要打我呜呜呜
*只想憋点甜的写完了发现还是带着玻璃渣【素质十二连进行时】



在刚睡醒时看见的和发生的都是不做数的事情。
————————
现在已经凌晨2点41分了。
平常一到12点就近乎秒睡的少女,现在却意外的没有沉浸在睡梦中,而是端坐在桌前下达出阵命令。
灵力不是很充足的本丸,只有一队练度说得过去的队伍,面对这次的联队战实在很是苦手。在保证大家都不会很累的情况下利益最大化,就只能牺牲了少女的睡眠时间,交替性的让大家出阵。虽然让近侍代为去做也没什么不妥,可星烛还是坚持不睡觉自己来做,谁知道是出于担心大家还是想多看看自己喜欢的刀——山姥切国广呢。
“切国你能在这里陪我一起等着吗?”星烛很少见的向自己的近侍提出了请求。过于胆怯的原因,星烛一直都没有对切国做出过什么命令一类的事情。看着少女期盼的双眼,山姥切怎么都说不出拒绝的话,点点头算是回应了请求,不出意料的少女露出了很是欣喜的表情。到底是在对区区一个仿品期待什么啊。
等待着传来的战果是忐忑不安的,即使这么久过去星烛依旧没办法接受等待的焦躁不安,可是跟着出阵的话现在的自己也只能是拖后腿而已,吵嚷着困倦想要休息的身体,黏黏糊糊快要变成浆糊的意识,靠着意志力撑着也快要到极限了吧。本来端正的坐姿变得松懈下来,头也低下来一点一点的,视线模糊不清,一点点坠入黑暗中。没几秒又猛地抬头惊醒,看看还在桌对面的切国,再接着重复之前的情景。
短短10分钟过去少女已经反复睡着惊醒不下5次了,切国也是对其感到了服气,叹口气站了起来再次惊醒了少女。“嗯嗯嗯发生了什么?切国?”本来正对着自己坐着的切国不见了,星烛一下子就慌了起来。
“…………这里呢。”声音从左上方传来,星烛转头看去,切国正站在自己的斜后方,这个角度刚好能清楚的看见平常被遮挡在白布下的脸,不知是不是还没有睡醒,好像是看见了映照在切国眼眸中的自己……呢。不去注意那直勾勾的视线,切国在坐下来少女的左边坐下来,伸手将少女揽过来头靠在自己肩上。
“出阵的人回来我会叫你起来的,暂时这样睡一会儿也没关系。”尽力憋出这样一句话,切国扭过头不去看少女的反应,被遮在白布下的耳朵早就变得通红。
大概是在梦中才会出现的场景,稍微沉沦下,没有关系吧?
闭上眼安心的靠在切国肩上。不管是在梦里还是就是现实,自己的臆想还是虚幻,时间都能停在现在就好了。“那就拜托你啦切国。”
最喜欢你了。
这句话是不敢说出来的。
————————————————————
“我们回来……”清光拉开房门,看见的是靠在切国身边睡得正安稳的少女和正用另一边手努力比划的切国,自动压低了声音。“没事吧?用不用帮忙叫醒主人?”
切国摆摆手,指了指清光,又指了指外面示意他回去休息。
“了解——”清光回身离开了门口去找刚刚回来的大家“可以解散睡觉啦,大家都辛苦了。”“真是累死了,等膝丸到了本丸一定要好好揍一顿。”“诶这个也带我一个!!”“你们真是不风雅啊,主人呢?”“主人的话靠在山姥切边上睡着了。”
“那你们去休息吧,我去给送个被子,要是主人感冒了就不好了”烛台切推清光歌仙还有次郎回去睡觉,抱了被褥送过去。
“啊呀?”以为会醒着的山姥切也已经睡着了,两个人靠在一起倒是睡得很香的样子。还都是小孩子呢两个人都。用被子给两个人围起来,掖好了边角,烛台切把灯关上小心地给两人关好了门。
至于明天起来会发生什么,就是另一回事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