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咸虾干、

这里是虾白,常驻qq,过激国広厨三个人都是天使。es刚入坑桃李敬人美伽真可爱啊boom乙腐通吃想要乙女粮,俳优小哥哥深陷他们真可爱。是个从骨子里都烂掉的孩子谢谢有人一直温柔的对待我。

什么叫之前的flag什么叫开车我不知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车已经被我炸了

*本来要开车最后把车掀了再炸了怎么样刺激吧
*婶婶有名字各种私设还特别狗血请避雷请避雷请避雷
*蒙眼play有
*为了回收flag全程放飞自己不知道在写什么了估计逻辑什么的完全没有了
*已经耻于看一遍改错 过一阵想起来我就删了他
*自认为是幼儿学步车
*老样子虽然没人看可是求偶然看了的人不要打我






————————————————————————
“恭喜切国练度登顶啦————”“山姥切君恭喜啦!!!”“恭喜恭喜————”“兄弟这些日子以来辛苦啦カカカ”“嗯嗯勉强有本大爷一半帅气吧”“兼桑你w兄弟恭喜呀”
“啪啪啪”的礼炮声,在本丸里迎接的大家和祝福,纷飞飘下的彩带和花瓣,队友们突然的拥抱。山姥切国广出阵回来,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同在队伍里的山伏和堀川也都是早就知道的样子,看来是除了自己全员都串通好的行动。喜悦、感动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搅在一起,实在是表达不出,忍不住憋红了脸低头拽住头上的布挡住自己的表情,视线左右游移就是不敢看正对着的大家。
“啊……那个……谢谢了…………你们一直都,即使是对待仿制品的我也这么温柔……真的是非常感谢,每天和你们一起度过也是……非常开心。”
许是觉得一直不去面对实在是不礼貌,山姥切送开了手抬起头露出了一个说不上很好看的微笑。脸上的潮红还没有消去,刘海有些汗湿的粘在额头上,眼睛泛着水光,应该是正在忍耐泪意,然而这份带着温暖的笑意并不会因为这些就传达不出这份感情。
太过于温暖和难得一见的笑容让星烛有一瞬间的愣神,之后便是无尽的后悔,陷入了“为什么我没有拍照”的绝望中,与她相对其他人的反应就正常了很多。“来吧——”次郎一脸兴奋的像扛沙包一样扛起了被他突然的行为吓得一脸慌乱的山姥切“主人说了今天为了庆祝全员休息可以狂欢到深夜哦——光忠也准备了足够多的酒菜,来吧我们的主角来陪次郎我好好喝一杯!”说着就这么扛着他往本丸里走去。
“カカカ,喝酒也是一种修行,兄弟可不要输”山伏很是淡然的样子跟着次郎往本丸里走去。其他人也都陆陆续续的跟着去享受美食,留下少女和短刀们在原本丸门口。
距离正常情况下的晚饭时间还有点距离,因为并不放心给短刀们喝酒,烛台切很体贴的另外准备了给短刀们的饭菜留在了厨房,收拾好留下的一地花瓣和丝带时间就差不多刚刚好了。至于星烛,即使是17岁也是未成年,烛台切和长谷部都表示“即使是主命也不能同意”,被迫享受了和短刀们一样的待遇。
拿了扫帚一起打扫,在看着少女心神不宁的反复扫一小块地方许久,平野终于说了话。“主人您不用这么担心的,虽然酒精会对我们造成一定影响,但不会有什么大碍的,并且山姥切大人并不是小孩子,他有自己的判断的。”
“虽然是这样没错…………”星烛叹了口气,“不认为他离我越来越远了吗?”
“并没有这么觉得哦…………主人可以试试单独问问看?”五虎退抱着小老虎凑过来,星烛忍不住伸手揉揉他的头。“要是能问出口这样的问题还会现在这样吗?好啦快收拾吧今天烛台切做了很多点心哦?”
单独问切国问题…………吗。我这么糟糕的人,他怎么可能喜欢我呢。
——————————————————
和短刀们在粟田口的大房间吃完晚饭,来到大厅的星烛不出意料的看见了集体喝高了群魔乱舞的场景。
石切丸、莺丸和太郎很有自制力的控制了自己,在场难得的还保持清醒;和泉守和堀川靠在一起睡在墙角;鹤丸在边上清出了一片场地在和伽罗酱斗舞,你们两个一个ll爱抖露风一个帅气路线画风不一样啊怎么斗,在此感谢短刀们不在不然更乱套了;山伏和江雪正抱在一起商业互吹自家兄弟(弟弟)是多么好多么可爱,你们真和睦啊;烛台切长谷部还有鸣狐趴在桌子上,应该是喝太多睡死过去了;三日月和次郎还在对着喝,看样子次郎是难得的找到对手可以喝得痛快了,可是次郎你没发现从始至终三日月只是在小口抿酒吗根本没有像你一样大口喝顺便怀里还抱着鸣狐的小狐狸一看就没认真和你对着喝啊。至于宴会的主角——山姥切国广,坐在桌子边,微微目光迷离,一看就是喝醉了,喝醉了也很安分就是很欣慰的事情了。
光是和石切丸他们一起把是或不是尸体的刀送回房间就花了好一阵功夫,你问斗舞的鹤丸和伽罗酱怎么解决的?要相信石切丸高达85的打击。
山姥切是星烛亲自送回房间的,虽然已经醉了可是很乖巧的跟着说什么就做什么,完全不费力的回到了房间里。
看着乖乖坐在铺好了的被褥上面的山姥切,星烛咽了咽口水,也跟着坐下,脸凑近些,两人对视,泛着雾气的碧色双眼过于美丽纯洁让星烛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忍不住伸手蒙住了他的眼睛。似乎是有些疑惑的样子,他发出了几声模糊不清的声音。
星烛放下手看看周围,并没有找到什么合适的东西,最后把自己刚带了一天的新的大发带解下来,摘下山姥切还带在头上的兜帽露出他的脸,用发带蒙住他的眼睛,伸手穿过柔软的金发在脑后打了个结。
“切国你现在看不见了,也喝醉了,应该不会记得我的话吧。”
“你的心是属于你自己的东西。”
“这么没用还想要将其夺走的我,是不是很卑劣呢。”
“即使这样我也还是”
“■■■”
———————————————————————
这里是被我掀了的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第二天醒来已经很晚了,在经历了一晚上的狂欢后整个本丸都没能做到早起,啊没有喝酒早睡早起的乖巧短刀们除外。
山姥切坐起身,意识从混沌慢慢变得清晰起来,有了实体以来第一次喝酒还喝了这么多,记忆出现了很大段的断层。自己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周围有很淡很淡的……主人的气息,是把自己送回房间时留下的吧。
虽然表达不出来,可是心里是知道的,本以为没几天就会厌倦,却每天每天的给自己肯定和诸多关照,温暖是确确实实传达到了。不过她那样温暖,只是因为自己是她的初始刀吧,说到底仿刀什么的,是不可能得到那么多的爱的。
好像回到房间后发生了什么……想破了头也不记得具体有出什么事。
仅存的模糊记忆里,“■■■”……说的是什么呢。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