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咸虾干、

这里是虾白,常驻qq,过激国広厨三个人都是天使。es刚入坑桃李敬人美伽真可爱啊boom乙腐通吃想要乙女粮,俳优小哥哥深陷他们真可爱。是个从骨子里都烂掉的孩子谢谢有人一直温柔的对待我。

儿童节贺文?(上)

*勉强算是乙女向的东西
*婶婶有脸有名字私设如山注意避雷
*我不管我就要放飞自我玩万俗的幼化梗
*被大家爱着的婶婶
*儿童节快乐嘿!
*逻辑视角混乱别打我
*期末突击复习头昏脑涨不知道在写什么了

————————————————————
“儿童节?”晚饭后各自自由活动的悠闲时光,正要去找烛台切偷拿点饭后点心的鹤丸,恰巧听见了正坐在廊下发呆的星烛的小声念叨,把本来要做的事抛在脑后站在身边好奇的询问。
被突然的疑问声拉回了意识,星烛仰头看向来人。“啊鹤丸怎么了吗?”“这不是应该由我来问嘛。”纯白色的付丧神盘腿坐下,用手撑起脸饶有兴致的看着少女。“偶然路过就听见主人在念叨‘儿童节’这样没听过的词语,勾起好奇心不是当然的吗?听字面意思是儿童过的节日?”
“是这样没错……”缩起腿环抱住膝盖,星烛叹了口气。“在现世明天是儿童节,都已经马上18岁了还过儿童节是不是不太好啊,被这样说了。”
“主人你虽然年龄如此可是身体发育还是儿童级别嘛。”
……?反应了三秒钟明白过来鹤丸的意思,少女全身充斥着羞愤欲死的情绪。“鹤丸国永你去二队给我单人无缝远征三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第二天,正常情况下已经起床的少女今天并没有出现,大家在饭桌等了许久后,终于让山姥切和堀川去审神者的房间查看下。
“山姥切国广,进来了……?”在门口报告过后拉门进屋,并没有发现审神者的身影。跟在后面的堀川也走到门口,看看空无一人的房间,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疑惑。“主人你在吗?”
像是回应呼唤,从衣柜里传来了细碎的声音,在堀川和山姥切警惕的目光中,里面钻出了一张似曾相识的小脸。“那那那那个……两个大哥哥……有小孩子的衣服吗?”
看着从衣柜里探出头的孩子金色的短发,雌雄莫辨的脸,堀川愣了愣。“小孩子的衣服要去找短刀们……等等这孩子哪里来的?和主人这么像…………难不成是私生子?!”说着就被山姥切敲了头。“是主人。”
“∑好痛!”堀川捂住头看向山姥切。“你说什么?”
“那是主人。”
“你的意思是主人变小了?”
“嗯啊。”山姥切看看堀川,再看看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孩子,默默地拉下头上的布挡住半张脸。“我去问粟田口家借衣服。”说着转身就跑。
“等……诶兄弟你什么时候飘花了。”




过节是什么我还复习我爱化学【吐血】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