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咸虾干、

这里是虾白,常驻qq,过激国広厨三个人都是天使。es刚入坑桃李敬人美伽真可爱啊boom乙腐通吃想要乙女粮,俳优小哥哥深陷他们真可爱。是个从骨子里都烂掉的孩子谢谢有人一直温柔的对待我。

*自我满足玻璃渣
*if线 相爱前提下,审神者星烛意外死亡本丸除了初始刀全部消失,第二天即将被清除记忆被新任审神者接任的情况。
*视角混乱,并不能很好表达
*有参考【dear】歌词

浑浑噩噩的已经到了深夜,明天就是要被消除记忆的日子了。山姥切坐在空荡荡的本丸里仅剩的樱花树下,抬头遥望远远的月亮。然而说是樱花树,树上完全没有花朵的存在,只有叶子的形状和山姥切的记忆能够证明这棵树是樱花树。
失去了审神者,没有曾经夜晚时的细小虫鸣,风吹过树叶擦过的沙沙声,其他人的呼吸声或是小声的走步声,本丸实在是静谧的可怕,仿佛已经超脱于时间之外,静止在这一刻。完全不自然的安静让人感到害怕,山姥切缩起腿抱住自己,发出了叹息。
得到的东西失去后才会知道珍贵,这句话大部分情况下都是适用的。和审神者相识,被她关心被她鼓励,到自己终于敢接受这份充满了爱意的感情,那么久的时间,即使是自己那样觉得自己不适合接受这样的爱意而各种逃避时,她都不曾放弃过对自己的爱。也许是被这样长久而真挚的感情所娇惯,“这样的时光会一直持续下去吧”,抱着这样的理所应当,迎来了这样的分别。
山姥切知道自己是不接受这个事实的。也许一切只是一场梦,醒来后还会看见本丸内的樱花盛开,大家在笑闹,审神者对自己说早安,并露出笑容,那样平淡而又幸福的生活。正是抱着这样的空想,山姥切才没有选择自行刀解这一条路。
更是因为审神者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我啊,希望切国你能一直存在下去呀。人类的生命太短暂了,即使我逝去了切国你还要接着存在在这世界上啊,你的美好要让全世界知道,这样的唯一任性的要求切国可以帮我实现的吧?”

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呢,已经记不清了,只剩下下句话还清晰的印在脑中。

好冷啊。
山姥切把自己的被单扯紧一点裹紧自己,眼前有些模糊。
不擅长接受别人的感情的自己,最后也接受了你的爱。即使一直认为自己不值得得到这样的感情,但你一直对我深爱着,不曾变过。就算是不敢去回应你的我,也忍不住伸出手啊。

“最喜欢的你,永远都不会忘记。即使周遭的景色,如何变换迁移。”

你一直在磨我学的歌,我其实也是学会了几句的。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听失恋的歌,可你都那样想要听我唱了,虽然说着拒绝我也是有悄悄学习的,还因此被兄弟吐槽过。
你送给我的戒指,其实我一直好好带着呢,每次你问我我都会藏起来罢了,不敢表达出对它的珍视,实在是太羞耻了。现在我有把戒指好好的带在手上了,如果一切不是梦,这是和你之间最后的羁绊了。
在好远好远的世界里的你,现在也是带着戒指的吧。

“我要将这一句到最后,都没能说出口的话送给你呦。”

一直强忍着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山姥切带着哭腔唱出一直没敢和审神者说出的那句话。


“我永远永远,都爱着你。星烛……我知道你的名字好久了喜欢你好久了,”
“对不起一直没能对你说出口,对不起。”



——————————————————————
「我是山姥切国広,什么啊那个眼神,对仿造品的身份感到介意吗?」
“啊啊并没有哦,今天起我就是这个本丸的审神者啦请多指教。诶?请问你手上的戒指是?”
「……我自己没有什么印象。」
“没有印象那大概就是不重要的东西,可以摘下来吗?我看着会感到不舒服。”
「可以。」
被摘下的戒指被随手丢在地上,化成光点消失在重新恢复生机的本丸中。

评论(18)

热度(14)